旅途与朋友

旅途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正所谓:与自己结伴旅行过一回的人就如同亲人和兄弟。它能把毫不相干的人们聚到一起,然后变成朋友,然后变成兄弟,然后情同手足。

也许到了最后不得不分开的时候连那人在相遇以前做过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但那已经不重要了,人相互改变,新的自己可能会让自己都大吃一惊。

人究竟还是害怕孤独,哪怕一开始就是自己一个人闯过来的。一旦习惯了有人在自己的身边,那就绝对会不再不畏孤独,可以说边的“懦弱”了,但也可以说边的坚强了,因为即使变成了一个人,仍然不会是一个人。

旅途正是这么一个好东西,你不必知道一个人的历史就能和他同甘共苦;就算自己再固步自封,也会不知不觉中敞开心扉。因为你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

这些就是看了《混沌武士》的感悟之一。这个片儿比较好看,有工夫的话推荐观看。

强与弱

现在满大街都在喊抵制日货,证明中国人民被惹急了。还有目前的台湾问题,之前我们希望能十分和平的欢迎台湾回家,但那几个人就是不买帐。于是我们现在也就不期待和平了,刚使了点颜色,他们果然就开始慌了。这也证明中国人民被惹急了。把人惹急了似乎不是好事啊,就连再弱小的动物都会反咬一口的。所以所谓的强与弱,不能看人家的面色,就像没有人敢去招惹睡觉的老虎一样。我们的政府一直都在争取最大的和平发展的空间,所以让外面有些人觉的太温和,老想占点便宜,所以劝告一句,这个想法是要不得的。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因为逼急了会带来反抗,那这样就不是对付目标的好办法了,最狠的是把人逼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使他觉得放任人家来欺负自己忍不下这口气,想反抗又还拿不出那么大的勇气,怎么办呢?只好在那里痛苦。所以最好不要把人家逼急了,在这个方面,做事的度还是很重要的。

那对付人家这种惹法,一个办法就是人为改变这个两难的平衡点。拿出自己的骨气,要么就坚决地不反抗,要么就坚决地反抗,哪怕眼前亏点,也不能让自己被夹着长期的亏下去。不过这个骨气得有底子撑着。

再有,招惹人家会使的人家采取必要自我保护乃至反击,这个对自己来讲也是一种“招惹”。这个道理很明显,你不去惹人家,人家干嘛非这个劲反击呢。面对可能的反击,自己得思量一下了,到底有没有能力有底子撑着,没有的话就不要去犯这个傻劲了。疯子例外。

ps. 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这个道理是广泛存在的,不专门针对任何具体的事物。为了多凑点字数就罗嗦了半天,呵呵,见谅。

2005 年 4 月 10 日记

不得不说,这个月时间过得太快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包括国内的、国外的,以及我自己生活的小圈子里的。现在的社会果然是瞬息万变的啊,所以只有意志坚的的奋斗者才能得到机会,我觉得。

想想都做了些什么吧,呵呵。

感觉对我触动最大的就是水先生的去世。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悼念他,不过因为写得过分激动被删掉了,呵呵,到现在我只有在本地硬盘上还保留着副本。这位先生名木,生前一直在为广大的师生和社会热心人士工作。他的一生是勤勤恳恳不断努力奋斗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却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在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什么。这位先生的地位虽然不显赫,他的去世也谈不上惊天动地,但就是因为他离我们太近了,以至于他的存在已经融入了我们自己的心灵。斯人已逝,虽然有点冤枉,但好歹还是去的壮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维持着自己一贯的榜样形象。

然后是前几天,突然就忙得不行了,怎么回事呢?是因为我们系正在准备一年一度的学生节。其中一个板块就是我们这一届毕业生的毕业联欢活动。这个过动中需要提供一个背景的 DV 剪辑,总长度大概有 20 分钟。不过很不巧,我们系没有谁有功夫完成这个比较艰巨的任务,所以就轮到了在遥远的他乡相对比较闲的正在完成毕业设计的我和另外一个同学。这下可好,我们是星期三接到任务的,到星期四正式开工,星期六(也就是昨天)就要上台。远在本校的策划组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素材和剪辑脚本草稿,我们就照着脚本来做。不过一个问题就是距离远,交流不便,我们做的和策划组的目标老有出入。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终于计较好的完成了任务,并在昨天演出中获得比较好的反响。今天策划人十分感激的打电话感谢我们,我们自己也挺高兴,这两天“没命”的工作得到了比较好的结果,心情比较舒畅。下面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一下,免得累坏了,呵呵:)

这个月好多 1 月新番的动画都完结了,我正在追的全部动画(《AIR》、《School Rumble》、《舞-HiME》、《月詠》)居然都属于这个范畴,ft,害得我现在都没得看了。4 月新番感觉都不是特别好看,所以先看看风声,再挑那些评价比较高的来看看吧。刚才说的我看的那几部质量都挺高的,看得比较尽兴,呵呵,打算刻盘收藏。如果有人有兴趣的话不妨也看一看。这期间我还看了几集 《Elfen Lied》、《Samurai Champloo》 和《圣母在上》。前者看得我很郁闷,里面的人动不动就头嗖的一下没了,鲜血直流,现在都下不了决心看下去。中者是部很感人的武士旅途动画,虽然开始对他的画风不感冒,不过看着看着就喜欢上他了。看完过后我意识到旅途的奇妙作用。通过旅途(当然就不限于实际的长途跋涉了),本来素不相识的人也可以变成挚友。人害怕寂寞,所以会在旅途中习惯有人在身边的感觉。等到不得不分离的时候,我们就变得软弱和坚强了,舍不得分开,但是没关系,因为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了。后者是部 mm 片,我一个男生看起来总觉得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不过内容还是挺好的,比较适合于感情细腻的女孩们去欣赏。

然后说做毕设的事。最近几天开始做实验了。比较郁闷,实验时间很长,主要在等计算机。这个时候就显出计算机的不够用了,呵呵。不过以前也听导师说过,个人电脑是实验设备中最便宜的东西。现在有点体会。市面上的个人电脑总的来说只适合于普通应用,在科研方面,总觉得不够。做实验还比较费体力,ft!

再说说社会上的事情。这个月我国制定了那个反分裂法,显出新一届政府的魄力,让人能赞叹。然后是日本入常,中国虽然不好一板说死就是不让入,但也是比较坚决的不赞成的。在各国的表现中,可以看得出现在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很多以前的强国现在都不得不慎重考虑自己的决定会对和中国的关系造成什么影响。这点让人欢欣鼓舞!社会上比较流行说抵制日货,呵呵,如果真要全民抵制起来,日本经济可能会出大问题。不过现在国际关系太复杂,政府方面是不可能明说抵制的,所以也只能限于民间自发的活动。不过就算这样也会对日本的经济带来足够的影响。日本也真该在很多问题上反省一下了,我们不需要日本低三下四的干嘛干嘛,要得只是公平的实事求是。要是真把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人民惹急了,呵呵,后果不堪设想。

ps. 最近还看了些 keso 的文章。有相当多数的是涉及 blog 的。blog 真是个神奇的东西,现在一片方兴未艾的好势头,不过在以后实名制体制下能有何发展就还是个无法预测的事情。好在现在的 blog 提供商有很多啦,到时候能有谁站到最后,那我们就去选择它。和 Wiki 一个道理,进化是会出现分叉的,好的会越来越好。人类自己就是靠繁多的好的分叉积累起来的吧,呵呵。

2005 年 3 月 6 日记

昨天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听老师说毕业设计要注意的问题。二就是统一修改从 keso 那里 copy 过来的 donews blog 外观选择器。

第一件事花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如果加上等待的时间(之前有同学也在听老师讲东西)一共有接近一个小时。不过很有意义,让我知道了我现在课题的进展程度,以及面临的挑战等等。最有意义的事了解到科学研究不光是成功以后才称为成功,失败或是结果不理想也是成功。因为对于新的东西,我们不但要知道怎么做可以,还要知道怎么做不可以,那既然证明某作法会失败会有不理想的结果,那么只要能总结一下为什么就是很大的进步了。

第二件事也是最头疼的事,花了我接近三天的时间,还不包括以前选择界面的时间。最大的问题是我对 CSS 基本一窍不通。想找一本 CSS 的书没找到,于是安装了 Nvu Dreamweaver 两个网页编辑软件只为了能读读帮助里面有关 CSS 的内容。最后总算有点点感觉了。CSS 还真是一个好东西。使用它就是一种视图与文档相分离的表现。它能使网页文件(html)基本只包含文字图像等真正有用数据,而由 CSS 负责各种网页元素的外观以及排版布局。这样有利于减小网页文件的大小,改善网页的布局,用户不必纠缠于使用表格排版时繁杂的 <tr> 与 <td> 标志了。donews 的 blog 使用的是独立的CSS文件,因此用户有极大的自由设计自己的界面,而不像其他众多普通 blog 使用内置式的 CSS,只能使用为数不多的几种既定界面。

继续阅读“2005 年 3 月 6 日记”

《导盲犬小Q》

我觉得我会一直喜欢狗的,无论大狗还是小狗,只要是能洗得干净的狗都会喜欢。

感慨是有源头的。这次的源头就是昨天和今天共同看完的《导盲犬小Q》,英文名是 quill,日文名是クイール。它是为东京电视台(テレビ東京)开局40周年纪念而作的。他是一部传记片,不过主人翁不是人,而是一匹左腹有块飞鸟状斑点的拉布拉多猎犬。最早听说这个电影是在我姐姐的嘴里。她是一个哈日的扇子,所以有更多机会接触日本的电影。听我姐姐简述电影片断时,我觉得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因为以前也看过一些狗的传记片如《飞狗巴蒂》等,那些都是传统的故事,表述那些狗狗们拥有某某某特殊的能力什么的。所以我想这部片多半也是这样。昨天有幸看到5Qhttp://bt.5qzone.net)上的bt种子,正好闲得无聊就down下来。

纵览全篇,叙事风格出奇的平淡,不是以人的视角观察狗,也不是以狗的视角观察人,而是完全客观的平铺直叙的散文式电影。虽然如此,我却有好几处几乎快哭了,那种温暖的感觉到现在还湿润着我的眼睛。

小Q本身应该不会想做导盲犬的。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导盲犬。天生的对人的亲近,对人的关怀,但又不是傻乎乎的点头哈腰,使他已经不完全象只狗了,而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导盲对他而言只是对人关怀的一种表现。他很聪明,导盲训练很顺利,他学的很快,就像有天赋一般,有时会觉得他在想:这个不是很简单的么?不用练习也会。他有思念,从刚生下来就开始经历离别。先是离开妈妈,再是离开领养自己一年的志愿者,最后是离开自己最关心的盲人渡边先生。他的一生很孤独,但是他很知足,每次离别之前的小幸福已经让他觉得很快乐了。也许这些东西只是人的感官所捕获而臆加上去那些所谓的想法,我们也基本不可能了解一只狗的想法,但既然我们认为狗狗已经知足了,那我们自己也就知足了吧。

继续阅读“《导盲犬小Q》”